您的位置:游迷游戏资讯网 >> 网络游戏 >> 魔兽世界 >> 浏览正文
魔兽世界:一个猎人写的猎人的故事
—— 17173

2005年7月6日 网络游戏_游迷游戏资讯网 | 游戏攻略秘籍


  <<猎人血狼>>一个猎人写的猎人的故事.
  
  谨以此文,献给孤寂的猎人
  
  猎人血狼(上)
  
  我叫血狼,巨魔猎人,如果说盗贼是阴影里的杀手,那么猎人就是阳光下的刺客,我们千里独行,杀人夺命,一夫挡关,无所不能……(以下省略1800字)
  
  (台下西红柿、臭鸡蛋乱飞)
  对了,还有我的宠物——小白
  小白“你个白痴猎人,给偶取个这么傻里吧叽的名字,我以前叫虎王邦加拉什,多帅!”
  血狼“好呀,那就叫你原来的名字,帮家拉屎。”
  小白“……”
  “小白,你看!美女耶!!!!走!上去表演钻火圈。”
  我吹着口哨跑向远方一个巨魔MM,小白一头黑线跟在我的身后
  这就是我,和我的小白。
  :)
  
  今天接到了老大沃金的飞砖传书,要我立刻赶回奥格瑞玛,有新的任务。
  
  (两天后……)
  雄伟的宫殿正中,端坐着我们的领袖萨尔,沃金站在他傍边,冲着我嘿嘿地笑。
  萨尔“血狼,你是一位了不起的杀手,根据我们的官方统计,你已经成功袭杀了2312人。”
  血浪“不敢当,不敢当。”
  萨尔“现在我有一项极其重要的任务要交给你……”
  血狼“不敢当,不敢当……”
  萨尔“我要你去刺杀联盟第三军团的指挥官,中将大蛋卷。”
  血狼“哇靠!这个名字也太不专业了吧。”
  萨尔“我们接到秘报,大蛋卷将于3天后赶往藏宝海湾,和其他几个军团长商议进犯雷霆崖的事情,由于事情隐秘,他这次是一人上路,而必经之路就是荆棘谷,这是袭杀他的最好时机,你去不去?”
  血狼“三个问题,一、为什么不派盗贼刺客去?”
  萨尔“他们都死……”
  沃金(打断萨尔)“他们都在度假。”
  萨尔“对,对,在度假,度假。”
  血狼“……第二个问题,这么多职业,为什么偏偏找猎人去?”
  萨尔“因为猎人一般没有什么亲人、朋友、伙伴,死了也不会有太多人悲伤。”
  血狼“……也太直白了吧,最后一个问题:那么多猎人,为什么是我?”
  萨尔“因为你是主角!”
  沃金(唱)“only you能杀死大蛋卷,only you……”
  血狼“别说了!我去!”
  
  奥格瑞玛的夜色清亮,却不见月光,我坐在城墙上,任前方山谷中呼啸的风刮过脸庞。
  
  刚才抽空去了奥格瑞玛的孤儿院,看望那些在战争中失去亲人的孩子,那些稚嫩的、本应该在父母身边享受幸福的孩子。
  
  哎,这场部落和联盟的战争不知什么时候才是尽头……
  
  小白在脚下已然入睡,我小声哼唱着部落猎人们那首古老的歌谣,
  
  “长弓悬挂着苍凉,
  箭尖凝聚着哀伤,
  你们不懂我的孤独,
  唯有守护兽陪伴在我身傍,
  其实我和你们一样,
  一样在鲜血与战火中营造,
  营造属于部落的天堂。”
 
  我极目苍天,却不能看得更远……
  
  (三天后,荆棘谷)
  小白“这个蛋卷怎么还没来?”
  血狼“蛋卷会不会被吃了?嘘……附近有人!”
  小白(紧张状)
  血狼“……没事,牛头,自己人。”
  小白“你越来越厉害了,光从雷达上就能知道对方种族了,该不会象上次一样,他起的名字叫‘XXX牛’吧。”
  血狼“我没有看雷达,你看那边。”
  小白“哦?!”(睁大眼睛)
  小白“没人呀。”
  血狼“你仔细看!”
  小白(眼睛睁得更大了)“还是没看见。”
  血狼“靠,地上这么大坨牛屎都没看见!还冒热气呢,人肯定在附近!”
  小白四肢朝天,做抽搐状。
  
  “咩!”不远的森林中传来一声牛牛惨叫。
  我和小白向声音的方向直冲过去,
  在树林中的一块草地中央,一个牛牛小德躺在地上,而他傍边站立着一个魁梧的矮人战士。
  正在擦拭剑锋上的鲜血。
  
  血狼“你就是大蛋卷!?”
  矮人战士“哈哈哈.....想不到我这么有名,我已经尽量低调了,但我的威名就象黑暗里的萤火虫一样,怎么也挡不住我的光芒。”
  
  血狼“淫你个头呀,你背上背着这么大面旗,不是画着老大个蛋卷吗?”
  大蛋卷“哦,大意了,大意了。元帅叮嘱我要秘密行动的。”
  血狼“亏你还是个军团长,偷袭一个正在便便之人,也太无耻了吧!”
  大蛋卷(脸红)“其实......我只是想向他借长草纸而已。谁知道,他见我是联盟的,不但不借,还一次把一打草纸全部用完了,这,这也太令人气愤了!”
  大蛋卷“对了!你是谁?!不是是刺客吧。”
  血狼“我?我叫小蛋糕,来这里旅游的,小白,你看,今天的天气真好呀,哈哈哈。”
  大蛋卷的脸色凝重“不……你不是普通的游客,我从你的眼睛里看到了杀气。”
  小蛋糕“不会吧,这么厉害,我也从你眼睛里看见了……”
  大蛋卷“什么?”
  小蛋糕“眼屎!”
  大蛋卷“你敢侮辱我,虽然看你的等级是绿色的,但是我还是要杀了你!”
  小蛋糕“不会吧,这样就要杀呀,打打手心不行吗?”
  大蛋卷“我杀你还有个原因。”
  小蛋糕“??”
  大蛋卷“因为你知道,我要去藏宝海湾,商量5月24日进攻雷霆崖的事情。”
  小蛋糕“我不知道!”
  大蛋卷“我刚才不是说给你听了吗?”
  小蛋糕“55555555555555,其实我一直想告诉你,我是个失聪人氏。”
  大蛋卷“这样就想混过去,也太侮辱我的智商了吧!”(一字一顿)“你、非、死、不、可!”
  小蛋糕“可以让我选择怎么死吗?”
  大蛋卷“说!”
  小蛋糕“让我老死吧。”
  大蛋卷“……NO”
  小蛋糕“那可以让我说两句遗言吗?”
  大蛋卷“说!”
  小蛋糕“救命呀!!!!!!!!这里有联盟!!!!!!!!!!!”
  半小时以后……

  大蛋卷“累不累?你已经喊了600声了。我要动手了!”
  小蛋糕“呼……呼……等等!”
  大蛋卷“??”
  小蛋糕“我放个陷阱先。”
  
  “呛!”大蛋卷的眼神变得深邃起来,同时亮出了他的武器——被白光缠绕的“命运”
  排山倒海的杀气扑面而来。
  “好刀,好凌厉的杀气。”我动物一样的知觉清楚地告诉我,我和他根本不在一个层次。
  我轻轻地笑,我和他的距离不到20码,一个冲锋的距离。
  一旦我陷入他的攻击范围,也许一刀就能让我身首异处。
  我的手在颤抖,不知道是恐惧还是激动。
  “我叫血狼,我就是部落派来对付你的杀手。”我说。
  即使要我忽然死去,我一定会让对手记住我的名字。
  
  大蛋卷“我只知道,你是个肮脏的巨魔,而你,马上就会死在我的“命运”之下。”
  血狼“我只知道,以我巨魔的审美眼光看来,你长得真象一坨屎呀。”
  激怒他,让他冲动,这是我的唯一机会。
  
  ……
  大蛋卷“我只知道,你是个肮脏的巨魔,而你,马上就会死在我的“命运”之下。”
  血狼“我只知道,以我巨魔的审美眼光看来,你长得真象一坨屎呀。”
  激怒他,让他冲动,这是我的唯一机会。
  大蛋卷“其实很多人都这么说……”
  血狼“小白!小白!你怎么了,你怎么吐了,是不是吃坏了东西?”
  (我伸手忽然往大蛋卷身后一指)“啊!飞碟!”
  大蛋卷(迷糊状)“……飞碟?是什么?”
  血狼“你就不能转身看看吗?”
  大蛋卷“4242,我怎么忘了。(憨厚地笑)呵呵呵呵。”
  血狼(心想:现在我只有出绝招了)
  “34567 + 12345 = ?”
  大蛋卷(两眼发直)“???等等,我算一下……”(低头扮手指)
  
  机会!这就是机会!
  在只有0.1秒的时间,一个冰冻陷阱放在了脚下,在紧接着的0.1秒,一个标记打到了大蛋卷头上。
  一枝毒箭夹着寒风,直射向大蛋卷的左肋。
  (观众:哇靠!怎么做到的?有这么快吗?
  血狼:有种比喻叫夸张嘛。)
   
  据说当时的实际情况是:
  大蛋卷:一直在那里算数,手指头不够用,继续加上脚指头。
  血狼:花了半个小时的时间挖了一个坑,埋了个陷阱(血狼“NND,下面怎么是花岗岩”),然后跑到大蛋卷面前在他头上插了一个标记,再跑开41码,射出毒箭。
  一枝毒箭夹着寒风,直射向大蛋卷的左肋,深深插了进去。
  大蛋卷猛然抬头,一双血红的眼,身体的力量在急速流失(中的毒蝎)被愚弄的愤怒让他失去了理智,让他狂暴,他要冲上去把眼前的敌人撕地粉碎。
  
  一个优秀的猎手是不会给他的猎物近身的机会的,我,一个震荡精准地击中了大蛋卷。他一阵眩晕,脚步有些蹒跚。我没有让他喘息,箭羽如银色的闪电对着大蛋卷飞射而去。
  大蛋卷一面招架迎面而来的飞矢,一面艰难前行;我一边向后奔跑,一边转身回射,嘿嘿,你追不上我。
  
  “噗”一枝箭插入了蛋卷的左臂,“噗”紧接着又一枝箭射进了他的肩头,蛋卷嚎叫着,但是,他无能为力。
  
  “铛”,中了!蛋卷踩中了冰冻陷阱!我心里一阵狂喜。
  在厚厚的冰墙中,他张大嘴巴,扬起手臂,却动弹不得。
  
  我慢慢拉开弓弦,这是我最猛的一击,是凝聚全力的一击——瞄准射击。
  小白也如闪电般对大蛋卷冲了上去。
  5、4、3、2、1!
  
  “轰!”有如奔雷一般的箭划过,射穿了厚厚的冰层,射穿了重重的铠甲,射进了大蛋卷了的身躯。
  
  “哧!”一股滚烫的鲜血冲大蛋卷胸口直射而出。小白的利爪扫过他的大腿,留下一道深深的爪痕。
  
  愤怒的眼睛射着怒火,象要把周围的一切点燃。
  蛋卷的身体向前挪动了没几步……
  但,立刻又中了一枝震荡,还击出了眩晕的效果。
  
  好机会!
  这个距离可以再来一次瞄准射击!
  我,慢慢拉开了弓弦。
  
  小白撕咬着蛋卷的身体,蛋卷无助得握着手中的剑,等待着死亡的来临。
  手拿着名为“命运”的长剑,却无法改变自己的命运,这,是多么的讽刺。
  “别怪我,我们没有仇恨,只是都在扮演自己的角色。”我轻轻地说。
  5,4,3……
  
  忽然,“哇!!”蛋卷的一声怪吼,有如一只将死的困兽。
  他?!他要做什么?!
  “啪!”蛋卷一脚踩中了小白的尾巴。“命运”散发着阴冷的寒光,对着小白的头直劈了下去。
  
  那一刻,我分明看见了小白眷恋的眼。
  
  “不!!!!```````````”我往前直冲,箭也离弦而出,这本当是我最完美的一箭,却因为准备不足,变得无力而倾斜。
  
  “命运”没有砍向小白,它轻而易举地砍断了空中的羽箭。一丝狡捷在大蛋卷的眼中闪过。
  不祥的预感。
  忽然觉得头一阵眩晕。是拦截!
  “完了!”我对自己说。
  
  
  重伤的蛋卷已经冲到身前,“命运”闪动,怒海狂澜般的杀气。我看不见,根本看不见他的刀,本能得往傍边一闪,刀锋扫过,脚下一凉,鲜血飞溅开来,是断筋!脚已经不听使唤。
  
  “第二刀来了!!”大蛋卷高叫着。
  如雷霆一般的吼叫,如雷霆一般的刀。
  “命运”的致命一击重重斩过我的前胸。
  我似乎听见了肋骨折断的声音,鲜血迷糊了我的双眼。
  
  “伊````````````呀```````````````!”蛋卷又是一声高叫。(笑傲江湖?)
  (观众:PK时请不要发出这种声音)
  
  我能,感觉到“命运”正在斩落。
  体内巨魔的鲜血在燃烧,让我狂爆,我挥舞着手中的匕首“龙指”迎了上去。
  我曾经发誓,如果有一天我真的面对死亡,我的遗言将是,最最幽默,最最惊世劾俗的。
  我张口大喊,然后嘴里却叫出的是部落平常得不能再平常的两个字“荣耀!`````````````”
  真TMD令观众失望。我想。
  “铛”折断的龙指高高飞起,一道凄凉的光。
  谩天飞溅的血滴,如风中的樱花,和着荆棘谷醉人的黄昏,美到了极致……
  
  那首猎人的歌谣似乎开空气中回荡
  
  “长弓悬挂着苍凉,
  箭尖凝聚着哀伤,
  你们不懂我的孤独,
  唯有守护兽陪伴在我身傍,
  其实我和你们一样,
  …………
  ……
  
  
  猎人的孤傲的身影隐现于森林荒漠之间,他永远不死,之会随风而逝。
  
  
  多年以后,说起那场战斗
  大蛋卷说“他是蹩脚的杀手,因为他充满了感情;他是完美的猎人,因为他充满了感情。”
  
  《猎人血狼》第一部完
  
  谢谢观赏
  
关 闭

  • Gamespy 魔兽世界 Alpha测试专题报道(一)
  • 责任编辑
    GameKing
    betvlctor伟德-平台
    885599大富翁红遍天下-官方网站
    9元救济金娱乐棋牌-官网
    游迷游戏资讯网—错误信息
    游迷游戏资讯网—错误信息
    网游安全问题行业自律更具可操作性
    澳门梅高美线路-登录
    广东麻将151版本-官网
    360uu-首页
    游迷游戏资讯网—错误信息
    游迷游戏资讯网—错误信息
    游迷游戏资讯网—错误信息
    游迷游戏资讯网—错误信息
    游迷游戏资讯网—错误信息
    《魔兽3》打断魔法全攻略
    王金山同志任安徽省委书记
    美媒:俄战机绕飞关岛或暗示支持中国争钓鱼岛
    美国拟建议拒绝中国移动入美市场称有间谍嫌疑
    西安世园会高校路演走进华师大
    环球时报:发动新疆各族群众打反恐人民战争
    程曼祺:我们为何热衷于谈论“奶茶”的恋情
    评:中国作为亚太正能量必须压制日本负能量
    美航母战斗群抵达叙海岸 外界忧美或对叙开战
    石原慎太郎在钓鱼岛问题上曾称不惜与中国一战
    火车票预售期明起恢复为20天
    王素毅与李达球严重违纪违法被双开
    王占阳:只有分权制衡才能消除“村霸”
    申维辰仕途起于山西 曾策划《乔家大院》等晋剧
    男子租2间商铺凿穿墙壁偷钱涉嫌诈骗40万
    王捷:“拥堵因房价太低”“砖家”屁股坐偏
    澳大利亚防长访华弃用手机电脑防中国“间谍”
    环球时报:日本放探测气球,中国不必接招
    白岭:打破教育垄断才能消除占坑班
    湖南郴州市委书记葛洪元调任省纪委副书记
    解放军副总参谋长:钓鱼岛留给后代解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