专区首页 | 新手指南 | 游戏介绍 | 职业介绍 | 怪物大全 | 物品大全 | 地图坐标 | 转职系统 | 任务攻略
游戏公式 | 防骗技巧 | 怪物掉宝 | 经验心得 | 心情文章 | 原创小说 | 精彩截图 | 玩家照片 | 相关下载

[活动报道] 奇迹(MU)12区并组正式开始 [03/18]
[活动报道] 邯郸桃李园网吧PK足球赛开始报名 [03/18]
[活动报道] 奇迹(MU)服务器并组计划启动通告 [03/17]
[活动报道] 奇迹(MU)non-pk服务器测试公告 [03/17]
[活动报道] 天津宇动科技杯PK半决赛报道(下) [03/17]
[活动报道] 畅玩奇迹,免费送卡随你心意 [03/16]
[活动报道] 梦回奇迹八百战,神来舞笔动四方 [03/16]
[活动报道] 短信登记区服信息,领取祝福宝石 [03/16]
[客服日记] 3月15权益日,奇迹因你更精彩! [03/15]
[活动报道] 天津宇动科技杯PK半决赛报道(上) [03/15]
 
 

【新手指南】

 

【游戏介绍】

 

【职业介绍】

 

【怪物与NPC】

 

【物品大全】

 

【地图坐标】

 

【任务攻略】
 

 

爱你,我没有恶意

作者:风舞心缘

  如果说生命中有些相遇不是自己所能控制的,游离多希望与他的相遇是不曾发生过的事情。游离跪在大天使的神像前,祈求着他,希望收回遇见轩辕的那一刹那,那怕让她那时的目光不曾投注在他的身上也好!在没有遇到他之前,游离的生活简单到没有什么乐趣,每天除了帮父亲打打兵器,就是和伙伴们下海,上塔,偶尔也会大着胆子和他们去沙漠走走。你问她是谁?难道你还不知道吗?她是铁匠汉斯的女儿,知道她的人都叫她曼妙游离,可是他们不知道游离还有一个名字叫若兰,若水兰花,这是她母亲的名字,她在生下游离的时候难产死了,为了怀念她,游离有了这样的小名,当然只限于父亲如此的叫她。

  "走马西来欲到天,平沙万里绝人烟",这是沙漠最真实的写照,游离实在不明白凤凰为什么要把婚礼定在沙漠举行,在冰风谷的教堂不好嘛,很多人的婚礼都会选择在教堂举行,就象是她到一百五十岁成年礼后,要嫁给朱雀时,必定会选择在雪舞漫天的冰风谷教堂。游离喜欢那红色的地毯,白色的雪。

  想到朱雀时,游离感觉甜丝丝的,早上时她却莫名其妙的拒绝了朱雀提出一起去沙漠的要求,找了个蹩脚的理由让他先去了,朋友们几乎全都去沙漠陪凤凰度过女孩身份的最后一天,而游离却在家里发呆,对着燃烧着的熔炉发呆,有一下没一下的打着刚出炉的精铁,忽然心中一阵烦乱,她扔下手里的铁锤,不理会父亲的吼叫,转身回到房里脱下那一身破旧的女神,拉开衣柜穿上她最漂亮的衣服,梳好凌乱的长发,和父亲打了个招呼就跑了出来,看看时间再不出发,估计就赶不上凤凰的结婚典礼了,游离在想如果要是迟到了,她肯定会满大陆的通缉我。想到这里她不得不加快脚步。

  真后悔以前练级的日子不认真,如果能得到飞行许可证也不用象现在这样要游过大海,如果能飞过大海直接到达沙漠,游离也不会遇到他。如果......她不知道该感谢大天使,还是应该怨恨他。感谢他让她在一百多年的精灵之路上第一次体会到了什么是爱,还是怨恨他让她体会到了心痛的滋味。

  背着送给凤凰的礼物,她一路狂骑到大海,不是她不想坐飞机啊,只是体质不是太好,容易晕机。靠在海边的石柱上她才松了口气,整理了一下背包,看看里面还有些红瓶,应该可以坚持到沙漠才对。她闭上眼睛聆听着海风吹奏的音乐,享受着这难得的惬意。忽然她感觉到有人靠近了她,眼前明亮的光线变的暗淡了一些,她忙把眼睛挣开,眼光对上了挡住光线的男子时,心口猛烈撞击了一下。她飞快地闪开眼,看向远方的大海,微颤的手栖息在心口,安抚着那一瞬间的震荡。

  她向来胆子都很大,每遇到陌生的人她总是先看对方的眼睛,不论是父亲的吵她时的威厉,或是朱雀深沉的温柔,她都能坦然直视,可为什么与那男子对上了一眼竟那般的心震呢?那是一双漆黑得不可思议的眼,也寒冷得让人害怕,可是……她为什么会有再看一眼的冲动?

  "我没有恶意!"低沉微有些沙哑的声音在头的上空响起。

  游离转回头看着他,此刻她才真正看清他的容貌。很……有气势的一张脸,一双鹰般的锐目正看着她,他双手抱胸,隐约可能看到左手臂靠近肩胛处绑着沾血的绷带,火红的铠甲上也沾着不少的血迹,不知道是他的还是别人的,暗黑色的翅膀在背后轻轻的扇动着,可能是那样的伤痕使他疲惫,他的面容透着一丝的倦怠。——哦!老天,她在乱想些什么?!

  又一次,她对上了那双眼。

  他扬起一边的浓眉。

  "我,我能帮你什么忙?"游离低下头。

  "帮我买些药!"他说完扔在游离怀里一些钱。

  游离慌忙拿起钱又放回到他的手里,指间碰到了他的手掌,好冰啊!她诧意的抬起头,看着他阴冷的脸,眉间有着一股杀气。"不,不用钱,你等一下。"慌乱的她也没有问他需要多少,已经飞回了仙踪林。她把背包里的东西全部清空,买满了红药和蓝药。当她飞回到海底的安全区时,环顾四周没有发现他,失落,委屈,所有不开心的情绪都袭上心头,她叹口气,真后悔当时没有问他的名字。

  她把背包扔到地上,刚想靠着柱子,却一不小心踢到了柱子边上的石头,痛的她抱着脚跳起来,随后她大叫了一声,猛拍自己的头,提起包就向另一个门跑去,一路还埋怨自己笨,竟然能跑错门。果然他还在刚才的柱子那儿靠着休息,她轻手轻脚的走了进去,随手捡起了掉在地上的披风给他盖上,手腕却被他抓住了,猝不及防下她倒在他的怀里,随即又被他扶了起来。

  "好痛,你放手啊!"游离差一点抬起脚踢他。

  "你想干什么?"他像完全不认识游离一样盯着她。

  "你的衣服掉了,我给你捡起来,我没有恶意。"她快速的说着,只希望他快点放手,手腕都快被他抓掉了。他眯着眼睛看了她一下,"你是刚才那个丫头。"

  "是啊,我给你买药回来了,你快放手了。"游离痛的就快要跳起来了。

  他松开了抓着她的手,"不要悄无声息的靠近我,下次我不敢保证是手。"他从背后抽出破坏之剑在她眼前晃了晃。

  "难道下次见到你,要敲锣打鼓的告诉你,我要到你身边儿了吗?"游离小声的嘀咕着一脸的不高兴。刚想把背包里的药拿出来给他,身后传来一阵急促的翅膀扇动的声音,随后一股很大的冲力把她推到一边,游离只觉得眼前一花,他的怀里已抱着一个衣着华丽的精灵,五彩的圣灵翅膀舞动着。

  他眉头皱了一下,冷冷的看着怀里的人,没有开口说话。

  "三光,你吓死我了,你有没有受伤啊,那里有痛。"游离移动了一下脚步,看到了那精灵桃花一般的容颜,真是明眸皓齿,美艳动人。

  游离心里一阵泛酸,心想,"哼,就你那冲劲,没有伤也撞出伤了。"

  轩辕三光推开怀里的人,"你撞到了我的伤口,我没有事情。"

  那女孩嘟着嘴,离开他的怀抱,一转身看到了游离,立马把轩辕三光挡在身后,像保护猎物一下防备的看着游离?quot;你是谁?"

  "我?"游离指了一下自己的鼻子。

  那个女孩点了点头,还没等游离开口,轩辕三光说话了,"音子,别乱想,我只是让她帮我买药。"

  "那就是陌生人了。"看着三光点了头,她抬了一下娇小的下巴,"谢谢你了,他不用你买药了,这是给你的钱。"她从口袋里拿出钱要放到游离的手里。

  这样的东西,和那句陌生人,让游离感觉很受伤,她扔下了药,转身头也不回的走了,像是一抹馨香飞掠而过……

  那样的香……那样的柔……

  他笑着提起那包东西,背带上写着曼妙游离四个字,想来应该是她的名字。游离?他想起了那双淡紫色的眼眸看到他时那颤颤的惊喜。 游离出现在凤凰面前时,亮白的女神铠甲上布满了血迹,顺着铠甲的纹理划落的血,滴
在腥红的地毯上,一脸的疲倦,目光呆呆的看着凤凰,这可把凤凰吓坏了,不理会牧师还没有宣布礼成,就跑下台一把抱住游离,"你怎么了,那里受伤了?"

  "嘿嘿......别害怕我在仙踪林打架来着。"游离靠在凤凰的怀里,抱得她紧紧的象要吸引一点热量般。

  "打架?"凤凰提高了嗓音。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,从出生到现在,她就没有看到过游离发过脾气更不要说打架了。

  游离没有理会凤凰的询问,她眯着眼看着四周的人,她看到了别人疑惑的目光,看到了朱雀眼中的关切与担忧。她睁开眼睛看着朱雀,冲他甜甜的一笑,她已经决定了,从现在开始忘掉那个只有一面之缘叫三光的男子,忘掉那双冰冷的让人心颤的眼神,再过一级她成年的时候就要嫁给朱雀了,怎么能再三心二意呢。

  "凤凰,我爱上了一个人,体会到了你说的爱情的滋味,可是我知道他是不会爱上我的,所以我放弃了,我要嫁给朱雀,做他乖乖的小妻子,凤凰不要问我,我可不想掉眼泪。"游离低声在凤凰耳边轻轻说。

  凤凰轻拍着她的后背,一时也不知道该如何来安慰她,她到是很好奇游离会看上什么样的人呢?

  "喂,游离,你这个死丫头抱我老婆抱够了没有?"弯刀扯着游离的后衣领子把她扔到了朱雀的怀里。

  "啊呀呀,看看,把我漂亮老婆的衣服都弄脏了,这得让朱雀赔。"弯刀叽叽咕咕的抱怨着。

  "怎么了,和谁打架了?有受伤吗?"朱雀掏出手帕擦拭着游离脸上的血滴。

  还没等游离开口说话,就听到一阵轻脆的笑声,从门口传来。"弯弓,我们来迟了。"好耳熟的声音,游离抬起头也向门口看去。一抹男性身影不期然撞入她视线中,她愣了下,是大海里的那个男子,有一双漆黑得令人心悸的眼的人!她因紧张而肌背有些僵硬,朱雀疑惑的低下头看着,游离因紧张而屏住了气息。 轩辕三光任音子挽着他的手臂走入礼堂,不经意的看着周围的宾客,他的目光停在游离
的脸上定格了,"好巧,又是那个小丫头。"他打量着搂她的男子,看他眼中的温柔尽撒在小丫头的身上,他轻扬了一下嘴角,把头转开了。

  游离初时的紧张与激动因轩辕三光不经意的一瞥,火腾下的就上来了,从碰到他后自己的脾气就没有好过,下午要不是因为他,也不会一肚子的气和别人打起来。朱雀看出游离的异样,他有些紧张,难道游离认识这个男子吗?他收紧了怀抱,这让游离的目光又回到了他的身上,"游离咱们回家吧。"

  她乖巧的点了一下头,朱雀扯着她的手,走到凤凰面前,也打断了他们的谈话?quot;凤凰,弯刀,我和游离先走了,看她这一身也不适合在这里待太久,不能闹洞房是我的遗憾了。"他抬手拍了弯刀一下肩膀。

  "别忙啊,我给你介绍二个朋友。"弯弓一把扯住他的衣服。把他拉到轩辕三光的面前,"老三,这是我的好友朱雀,身后那个脏希希的小丫头,是他未过门的妻子,曼妙游离。"他跳起来躲过游离的飞脚。轩辕笑着看她,好象只有在他面前,游离才会变的像个乖巧的姑娘。

  "朱雀,这是轩辕三光,今天特意从另一个区域过来参加我的婚礼,你别看他笑嘻嘻的,其实是一个杀人狂,他身边儿这一脸甜笑的女子,是他的小师妹,叫流音,我们都叫他音子。"

  "你好,今天实在是有事情,改天我们一起喝酒。"朱雀抱歉的握了一下轩辕的手。

  轩辕笑笑,"好,到时喝个尽兴。"

  朱雀对众人拱了拱手,牵着游离的手往大门走去,从始至终游离都没有说话,在走出门的一刹那,游离转了一下头。迎上的是轩辕略有专注的眼神,他似乎也没料到她会再回首,景象有一?x那的凝结。他毫无表情;她屏住气息而任芳心张狂悸动,如脱缰野马那般。

  生命中的缘分啊,常是由许多不经意促成……烙印上心头的人,竟然只是见过一面的男子,命运的摆弄常是不知所措的。随着朱雀的脚步,在看不到他时,她转过头来。

  "游离"朱雀叫了一下她的名字。

  "嗯?"她的精神有些恍惚。

  "没有什么。后天就是你的成年礼,咱们结婚好吗?"他小心的提了一下。

  "结婚?好啊!"她低着个头没有看路,一下子撞到了银弓海怪,蓝翎箭带着哨声透水而至,幸好朱雀反应够快,把她往怀里一带,但还是打中了她的手臂。

  "啊,好痛。"这时游离才真正清醒了。忙躲在朱雀的身后,看着他三下五除二的杀掉怪物。

  "没有事吧,"他脸色苍白的撕下衣服上的布帮游离缠好手臂,"怎么那么不小心啊,眼睛看那里去了。"天啊,他不敢想象如果再偏一点,他无法想象失去游离的后果。

  游离靠在他的怀里哭了,"抱歉,下次不会再让你担心了。"任由朱雀抱着她,离开这个危险的地方。她只是不停的在哭,是在哭早逝的爱情吗?还是哭那份莫名的委屈,该享受他温柔眼神的应该是自己,而不是那个高傲的漂亮女孩,可却生不逢时,该感叹吗?

  躺在自己的花床上,她盯着天花板出神,白天里朱雀请来魔导师帕希向父亲提婚,父亲已经答应了,再过三天自己就会象凤凰一样嫁做他人妇,想到这一点她怎么也笑不出来。起身披好衣服,来到武器房,除了咯吱做响的炉火,一切是那么的静逸,她在仓库 里翻找了一下,找到一块顺眼的精铁扔到了熔炉里,然后坐到炉火边拉动着风箱,雄雄的火光映红了她的脸。

  "咯...咯..."异样的声音响起,勾回了她神游的魂。她忙四周看去,却发现门已经在外面被打开了,她把波刃拿在手里,站了起来,却因为面孔正对门口,而门口突然出现的人令她怔了下,忘了呼吸,也定住了动作。

  是轩辕三光!

  "我没有恶意!"他举了举手,向她展现了一抹笑容。这让游离一呆,这是他第一次对着他笑呢。

  她收起了波刃,指了指旁边的凳子示意他坐下。"你,你是不是要打武器,我父亲已经入睡了,你明天再来吧。"她的声音微微有些发颤。

  "我是来找你的。"

  "我?"

  "有空嘛,陪我喝杯酒。"他指了指手里不知从那拿出来的酒壶。

  游离的脸一红,点了点头。转身要去拿酒杯,轩辕握住了她的手,依然是那么的冰冷,
她用的挣了一下没有挣开,轩辕没有理会她绯红的脸,"我这里有,不用去麻烦了。"他从怀里拿出二个精致的小酒杯,游离接过一只把玩在手里,"轩辕,用碗好吗?"游离小声的提议。

  "看不出来,你还是个女酒鬼?"这点轩辕到是没有看出来,在他的眼中游离象一个乖巧的丫头,性子有些倔强。

  游离把碗放到桌子上,手里竟然还提着一个酒坛子,这让轩辕更加的意外,玩味的看着游离。"我,我觉得那个酒壶肯定不够喝了,我父亲喜欢,喜欢喝酒,所以家里有酿造。"她倒了一大碗送到轩辕的手上,"你尝尝,看好不好喝。"她期待的目光注视着轩辕,像个温顺的小媳妇在等待丈夫的夸奖般。

  他端起碗来,大大的喝了一口。

  酒的香气香气弥漫整个房间。

  轩辕三光叹道:“好酒!”

  游离大为高兴,端起另一碗酒送到嘴边放肆的喝了一大口,"嗯,虽然不够火候,但还是蛮好喝的。"轩辕只是看着她没有再说话。

  喝过酒后的游离显得易常兴奋,敲打着桌面轻唱着歌。"春日游,杏花吹满头"她端起酒碗示意轩辕喝酒,"陌上谁家年少足风流...... 妾拟将身嫁与,一身休,纵被无情弃不能羞。"一滴晶莹的泪顺着她小巧的鼻子划落,掉在轩辕冰冷的手上。

  "游离你醉了!"他心痛的看着她。

  "为什么我们要认识这么晚,为什么会让我撞到你,为什么啊!"她倒在他的怀里低声的说,双臂环绕用力的,像要把他溶到身体一般。她吸了吸鼻子,"你还会记得我吗?"她推开他,为自己的失态抱歉的笑了笑。

  "唉"他叹了口气,"游离,我喜欢你,给我点时间。"不理会游离惊愕的睁大眼睛,轻吻了一下她的额头,推门走了出去。

  也不知过了多久,一声轻哼打断了游离飘忽的灵魂。她转过身来看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再次打开的门,背着光她看不清来客的面容,从空中飘浮的淡淡香气,她知道来客是个女子。

  "你是?"游离收拾一下情怀,站起身来,猛然间她感觉到了来人是谁。"是你?"

  "我以为一面之缘你就不记得我是谁了呢。"声音冰冷的可怕。

  "你,你找我有事情吗?还是你想打造兵器?"隐约的游离感觉到流音来找她,会与轩辕有关系。

  "哼"流音走到游离面前,看着她因喝酒而绯红的又颊,"你并不漂亮嘛,不知道大师哥看上你那点了。"

  "啊!"游离吃惊的向后退了几步,这是今天第二次知道了轩辕喜欢她的事实。

  流音握紧了拳头,瞪着大眼睛看着游离,"我是不会让你把他抢走的,我从小就喜欢他,你才出现了一次,这不公平。"

  "我没有要抢,而且我要结婚了。"游离坐在火炉边的椅子上,双臂抱着腿看着燃烧的煤炭,淡淡的说。

  流音听了这话,急切的说:"真的吗?"

  "这有什么好骗你的。"她抬起头来,凄美的笑容让流音一愣。

  "你爱他吗?"

  "你爱他吗?"游离反问着。

  "我爱他,我拿他当生命一样的爱,失去了他,我也不想活了。"

  "呵呵"游离笑了,"我爱他,我要为了他而好好的活着,我们的爱不同,请你走吧,我想静静。"

  她不再理会流音的目光,独自陷到沉思里。

  她和流音都忽略掉了门外另一个高大的身躯。

  汉斯请来了仙踪林最好的绣娘为她缝制嫁衣,朋友的祝贺,宾客的往来,清晨她的笑容挂上脸颊直到夕阳落山,月亮升起。也许只有如水的月光,才能看到她内心流淌的泪滴。

  第一天朱雀不曾露面,托凤凰送来卓越首饰一套。

  游离送还一颗祝福。

  第二天朱雀未露面,托弯刀送来祝福三颗。

  游离送还一颗祝福。

  两天来游离没有休息好,第三天清晨是被凤凰叫醒的,穿上红艳的嫁衣,今天就将嫁做他人妇了,是否也应该学那小女人,抹上一把泪水,告慰一下少女的情怀。

  临出门时,父亲为她披上盖头,老泪欲流。游离抬起手拂去了他的泪珠:"父亲,你应该为女儿高兴才对啊。"

  "是啊,是啊,以后就有人照顾你了。"

  登上花轿,她依然没有松开那紧握在手心内的小酒杯,这是他留下的唯一东西。她又想起了那醉酒的夜晚。

  她机械的跟随着伴娘,耳边听不到礼炮与电光交织的声音,直到她的手被伴娘送到新郎的手上,她才回过神来,那是一双冰冷的手,手指触到她的手心都让她一颤。这?这是朱雀的手吗?

  宾客在外面喧闹着,游离坐在新床上,有些不知所措的紧张,门吱呀一声开了,随后是轻轻的脚步声。盖头被破坏之剑挑起,游离吃惊的站了起来看着来人,她紧张的从背后抽出波刃横在胸前:"你,你怎么跑来了。"

  "我为你而来。"低哑的嗓音穿过耳朵直达心灵的深处。

  游离为之感动,"不,不值得,你快走吧,我已经是别人的妻子了。"她摇着头靠在床栏。

  轩辕轻轻扬起嘴角,伸出大手一把抓住了游离的手腕,带到了怀里。

  游离大惊失色,波刃剑指向轩辕的心口。"我不会背叛朱雀的。"

  "你放下剑,我没有恶意,游离,难道你不知道,你是我的妻子吗?"

  "咣当"兵器掉地的轻响。游离张大了嘴吧。

  "傻丫头,难道没有人告诉你,我已经得到朱雀的同意,娶你为妻了吗?"

  "$&%&%*(^*$&$&#^%#^#^%*%&%*^*%(^"谁能告诉我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!

  大厅里朱雀高仰着酒杯,一只大手牢牢扯着一只柔软的小手不放,那只手的主人一脸的不高兴,却又拿朱雀无可奈何。

  正在大家喝的尽兴之时,他敲打着桌子让众人安静,"嗯,今天趁着我妹妹游离结婚的大喜日子,我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,我打算结束光棍生涯,步入婚姻的坟墓,这个能嫁给我的非常幸运的姑娘就是流音。"他扬起了流音的手。

  "你去死吧!"流音飞起一脚踢向朱雀。在众人的哄笑声中,朱雀扔了手里的酒杯,一把抱起流音跑出了教堂。

  "怎么会这样?"游离依在轩辕的怀里,不可信的问着。

  "这是一个很长很长的故事,我慢慢给你讲......"

  爱你,怎么会有恶意!

 

Copyright 2004 Gameking All Rights Reserved
深圳金智塔软件科技公司 如果您有什么问题,请发电子邮件
✅dafabet888手机官网:中国手机俄罗斯掘金记-雪萍头条网
✅波克捕鱼官方国际版:带学生通宵网吧的老师又有壮举,你遇到过这样的好老师吗?-雪萍头条网
游迷游戏资讯网—错误信息
✅wwwtongbao8888:中央气象台继续发布高温黄色预警、暴雨蓝色预警-雪萍头条网
✅鸿利在线电脑:应急管理部通报义马爆炸原因:空分冷箱泄漏未及时处理-雪萍头条网
游迷游戏资讯网-天堂2专栏
游迷游戏资讯网--侠义道专区
✅广西河池同城游大字牌:自诩"光明磊落"的官员搞权色交易被查-雪萍头条网
【活动】1月13日(星期四)活动安排预告
游迷游戏资讯网—错误信息
✅新宝2官网:支付宝上线电子结婚证,支持5省市“刷脸”领取-雪萍头条网
《仙剑2》物品取得及任务全攻略
✅聚博网投注册平台:胃癌有一半在中国?这4种人离胃癌最近,看你是否在其中-雪萍头条网
✅快乐彩keno万象:英国航空公司取消未来一周所有开飞往埃及开罗的航班-雪萍头条网
✅成长守护平台网页登录:Gracias
统计显示多名省部级高官落马半年后被双开
视频:美国要求台湾更正"终止"即是"废除"言论
美方对钓鱼岛不持立场 日外相称请求美理解
老人可这样扫墓,青年也可那样祭祖
王石川:奉化有关部门的可靠性也需排查
王立军叛逃罪涉及国家秘密未公开审理
王新俊:习近平提出建设强大空军有何深意
解读日本是否对战争进行深刻反省
珠三角发布PM2.5监测数据
甘肃纪念习仲勋诞辰100周年 习远平出席座谈会
视频:江西九江由震后应急时期转为震后过渡期
红色娘子军老战士临终叮嘱儿女:要永远跟党走
王琳:“法律顾问”,不只是政府需要
记者暗访温州天上人间 公关称可带小姐出台
环球时报:否定毛泽东,少数人的幼稚狂想
菲律宾总统访美期间将与美方讨论黄岩岛问题
澳门各界表示时刻准备参与四川灾区重建
湖南部分体育特长生加分乱象频生
菲外交部称3艘中国海监船在黄岩岛海域停留2周
王聃:不必对书记母亲捡垃圾“习惯性质疑”